您当前的位置:校园生活网 > 创业动态 >

创业15载,开心麻花也“心酸”

2018-10-15 12:42:54  校园生活网  本文已影响   字号:T|T
电影口碑崩塌的窘境,票房神话丢失的挫败,上市转板的困境,股权转让的无奈……这一切,让舞台上的开心麻花在让人捧腹后,显得有那么些心酸。

《李茶的姑妈》遇冷风波还未过去,开心麻花又因为遭股权转让的问题受到关注。

10月10日,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将拥有的开心麻花共计11.33%的股份在北京产权交易中心挂牌转让,转让底价6.12亿元,支付方式为一次性支付。

当西虹市首富大赚的光景才过去没多久,新的电影作品却没有接力成功,IPO困局未解,股权又被转让……从2003年没钱没资源没地位的小剧团,到今天有望扛起中国“喜剧之王”大旗的超级IP,开心麻花这15年来几度大热,也始终起起伏伏。

创业15载,从只能卖出7张票到全民IP

人们只知沈腾、马丽、艾伦,却不知田有良、遇凯、张晨,这三位是开心麻花前身“北京自由元素影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的创始合伙人。

2003年,这三个来自不同职业的年轻人聚在一起,各自出资10万元成立了元素影视,想从创作原创作品入手,为大众带来点儿欢乐。在此之前,田有良是中央戏剧学院的老师,遇凯从北大中文系毕业后在做出版,张晨个从业经历更远一些,他彼时经营着建筑设计公司。

他们集合起了北京的话剧圈子里出来了一批主要以中央戏剧学院毕业生为主的“80后”团队,没钱没名气,但各个怀揣着表演梦想,在在北三环附近的一个小剧场开始喜剧创作。

公司开起来了,经验不足的他们,在创业初期遇到了很大的问题。

2001年时田有良在中戏导演过一部《翠花,上酸菜》的小成本话剧,票房很好,还掀起了舞台剧恶搞的浪潮,2003年,开心麻花的第一步话剧也是延续此种风格。但或许也是天意如此,《想吃麻花现给你拧》刚刚开始拍摄,因为2003年的非典而无法取景,一度搁浅。

好不容易正式开始演出了,他们直接租了中央戏剧学院的千人剧场,还一次性预定了40场演出,结果,不便的交通地理位置,再加上新团没有太多曝光度和话题度,《想吃麻花现给你拧》首轮40场演出全赔了,最惨的一场是他们全场只卖出去了7张票。当时民营剧团更多会选择200来人的小剧场,资金尚不足的开心麻花根本无法吸引到那么多的客流量,现在回想真是一种悲壮的心酸。

后来,开心麻花换了地理位置优越的海淀剧场,仍然是千人场,因为张晨相信大剧场能容纳更多观众、快速培养起商业环境并建立口碑,而更大体量的受众规模,也意味着也更具商业价值。终于,《想吃麻花现给你拧》火了,开心麻花也找到了自己的主要用户群体——熟悉互联网语言的白领,喜欢看喜剧来排遣日常压力。

到了2008年,开心麻花上映了4部话剧,此后更是每年至少两部新剧的产出;2010年,开心麻花第一个子公司在天津成立,随后开心麻花在上海、深圳、成都、山东等地的子公司相继成立……

对于开始麻花来说,最大的转折点,应该是2012年央视春晚后的声名鹊起。能上春晚靠的绝非运气。一次央视举办某比赛,开心麻花团队非常重视,特别努力地展现自己,尽管结果不如意,他们却得到了央视几位导演的欣赏,并在此后连续四年登上春晚舞台。

回想2012年春晚,开心麻花先是以“王宁、常远、艾伦为第一团队”吸引了观众们的视线,后来,又以“沈腾马丽为第二团队”表演小品《扶不扶》,彻底打响了开心麻花的品牌。

再后来,开心麻花的话剧、原创音乐剧、电影都一片好评,特别是《夏洛特烦恼》一炮而红到《西虹市首富》的票房神话,开心麻花的电影喜剧称得上自成一派。

一切看起来都恰到好处。只是,今年以来,开心麻花先是喜忧参半,接着就好像“开心”不起来了。

失掉高增速的估值,股权转让的无奈

这一次,按照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转让底价来计算,开心麻花目前的估值为54亿元,比2016年时就达到的50亿相比,仅仅多出了不到5亿。而2013年,当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投资开心麻花时,后者的估值仅仅为3亿元,此后不到3年,开心估值飞升至50亿。

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当时投资不到5000万元,获得了开心麻花15%的股权。在他们投资后,2015年,开心麻花又获得了微影资本和正心谷创新资本的投资,直至2015年挂牌新三板后都没有再引进外部资本。2016年9月,在开心麻花即将冲击IPO之际,北京凤凰富聚投资管理中心以13.89元/股的价格入股,成为开心麻花目前第十大股东。

而目前开心麻花的股权结构:法定代表人张晨为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48.33%;此次出让股权的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有限合伙)为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11.33%;北京开心兄弟投资管理中心(有限合伙)为第三大股东,持股比例11.11%;其他股东的持股比例均低于10%,公司董事、总经理刘洪涛持股比例7.68%,公司董事遇凯持股4.03%。

援引数娱梦工厂采访某位传媒分析师的分析:股权转让也不能说明太多问题,也许仅仅因为基金本身资金到期,谋求退出,可能有些基金等不到它IPO那么久。但也有券商说:“公开挂牌说明私下转卖没有人接盘,只能通过这种挂牌的方式来转让。”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开心麻花几位头部艺人均成立了自己的工作室,上海兜宝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6年,为沈腾独资企业;上海石礁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为艾伦独资企业;上海花松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6年,为马丽独资企业;上海木喆影视文化工作室成立于2017年,为常远独资企业。

而这几间工作室,是开心麻花财报中为“采购内容”的支出项里,花费金额前四的供应商。截至2018年6月30日,开心麻花资产总计106989.3202万元,负债总计18995.4278万元。今年上半年,开心麻花实现营业收入3.41亿元,净利润4345万元。

IPO转板困局

《李茶的姑妈》口碑一泻千里,加上中国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的公开股权转让,人们的视线又回到了今年3月,开心麻花准备冲击话剧第一股,却在准备了近十个月之后,撤回了IPO上市申请,准备进行股权结构的重新调整。

2015年12月29日,开心麻花正式挂牌新三板,成为话剧第一股,2017年1月9日开心麻花却又发布公告,对外表示公司已计划启动创业板IPO。此后,2017年6月16日,开心麻花向证监会提交了首次公开发行股票并在创业板上市的申请,2017年6月30日证监会正式申请受理”,并按规定于7月3日暂停了新三板股票转让交易。这一次IPO,开心麻花原拟募集资金7亿元,用于戏剧、电影和补充流动资金三个项目。

然而9个月后,开心麻花决定终止IPO,对于终止IPO的原因,开心麻花表示是公司拟进行股权结构调整,但具体如何调整则没有披露。而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的消息,此次终止或许并非开心麻花主动提出,更多可能来自于监管层的压力,“一位接近监管层的中介机构人士表示,开心麻花终止IPO的原因主要是来自证监会的“劝退”,但从其披露的业绩数据来看,具体“劝退”原因也许不是净利润层面,更多可能是类似于内部控制这些规范性问题。”

据说开心麻花也正在考虑赴港上市的可能性,而股权结构的调整正是出于这一考虑。

中断IPO影视公司又何止开心麻花一个。此前,新丽传媒也曾因股权调整而终止IPO,今年3月11日晚间,光线传媒曾披露公告称,以超过22亿元的价格,将其持有的新丽传媒27.64%股权转让给林芝腾讯科技有限公司,后者随后宣布暂时放弃正在进行的IPO。

有些意思的是,《夏洛特烦恼》背后除了开心麻花,也离不开新丽传媒的功劳。据说《夏洛特烦恼》欲开拍前,开心麻花CEO刘洪涛找到了有多年交情的新丽传媒董事长曹华益,后来又引入了腾讯视频、万达等的加入,《羞羞的铁拳》也是联手新丽传媒的作品,并且由新丽传媒负责宣发和推广。

结语

电影口碑崩塌的窘境,票房神话丢失的挫败,上市转板的困境,股权转让的无奈……这一切,让舞台上的开心麻花在让人捧腹后,显得有那么些心酸。

但可以肯定的是,十五年并不是结束,中国的喜剧市场更是刚刚开了头。

    本文二维码:
    本文链接: 复制地址

    图说天下